腰疼!8家职业联赛俱乐部面临解散,中国足球寒冬已至?

中甲俱乐部四川安纳普尔那在1月9日发布了一条紧急融资信息,希望在1月10日下午17时之前,能够有2000万的现金,否则他们将失去中甲资格。这份盖着公章的“紧急信息”,之前已经有过好几份。另外一只中甲球队,辽宁宏运俱乐部则作价4亿售卖俱乐部,如果1月12日前无法解决欠薪问题,可以预料他们也将从中国足球版图上消失。

四川安纳普尔那官方声明

中国足协做了一个顶层设计,中超20支球队、中甲16支、中乙南北区共计28支、中冠联赛为最低级联赛分成八个赛区,每年根据具体报名确定,2018年有59支。

根据2018年的公开报道显示,中超的投入平均在10亿以上、中甲则在1亿元左右、中乙在3000万左右,而中冠联赛则丰俭由人,有些俱乐部投资过千万,有些几十万娱乐娱乐。

中超俱乐部投入巨大

而2018年末至2019年初,濒临最后准入注册的关口,中甲和中乙俱乐部大面积发生生存危机。相比中超的大投入大产出,中冠的丰俭由人,中甲和中乙属于投入不小,收获极低的区域。

这属于中国足球联赛体系的腰部位置,现在这些症状,说明中国足球开始腰疼了,如果搞不好,有可能会被腰斩!

2018年12月1日,中乙深圳雷曼人人俱乐部宣布球队将不再参加2019赛季中乙联赛,所有球员也都获得自由身。投资方雷曼光电并不缺资金,或许是发觉中乙是个尽投入无产出的生意。

2018年12月5日,中乙云南丽江飞虎因为“不可控的困难,俱乐部经营举步维艰”,对外寻求合作伙伴,队员集体讨薪使得球队更加摇摇欲坠……

2018年12月12日,中乙宁夏山屿海俱乐部投资商撤资,将俱乐部90%的股权无偿转让给银川市体育总会,下赛季能否征战中乙联赛成疑。

2018年12月31日,中乙海南FC因资金运转困难,宣布转让股权和公开招商。

2019年1月2日,保定市史上第一支职业足球队中乙保定英利易通俱乐部发布声明,容大集团停止对俱乐部的赞助,不再对俱乐部事宜负责,俱乐部将寻求赞助商或无偿无条件出让全部股份。此前保定俱乐部欠薪案便闹的沸沸扬扬,多名球员在个人社交网络上痛斥俱乐部。

2019年1月3日,昔日中超劲旅辽足被曝欠薪长达八个月,宏运集团开价四亿转卖球队,但目前并无企业表示接手,同时宏运足球俱乐部也上了当地政府的欠税名单。这支过去辉煌的劲旅,面临被注销。

2019年1月7日,,延边州体育局通报了目前延边富德足球俱乐部的相关情况,大意基本是:延边富德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正面临2.4亿的高额欠税压力,2019年联赛资金仍无着落,俱乐部面临进入破产清算的最坏结果。

2019年1月9日,四川安纳普尔那足球俱乐部发布紧急声明,希望能够筹集到至少2000万元资金,否则将会失去中甲参赛资格。此前就有媒体报道,四川安纳普尔那一直拖欠球员薪水。

而早在2018年6月,中乙合肥桂冠和沈阳东进由于欠薪原因,不仅未能打完2018赛季的中乙联赛,下赛季的注册资格也被取消,两队已经成为中国足球的历史。

沈阳东进因欠薪被取消注册资格

2019年1月12日至15日是各俱乐部向中国足协提交工资、奖金确认表的最后期限,这个确认表需要有教练、球员以及俱乐部的签字。如果不达标,则不可能获得足协的准入审核。也就是说,假设这些对球员欠薪俱乐部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解决问题,他们就无法再参加2019年职业联赛。

为何中甲中乙等低级别职业足球联赛的多个俱乐部落到了这般田地?根本原因其实很简单——亏损逐年加大,准入门槛越来越高,投资人玩不起,或者觉得不值得了。中国的职业联赛,大部分还需要靠企业投入或者政府支持,俱乐部基本都不具备只依靠体育业务生存的根基。

中超烧钱,争冠球队的开销已经从2015赛季的5、6个亿飙升到如今的10亿左右。在中超的带动下,中甲、中乙的花费也随之水涨船高。宁夏山屿海在寻求转让的公告中表示:“过去3个赛季,合计投入超过1亿人民币。”换句话说,养活一支中乙球队,一年的开销在3000万以上,但能养活几年还是未知数。

上港四年70亿换首冠

如今中乙俱乐部没有一个亿的投入都好意思喊冲甲。2018赛季中乙冠军四川安纳普尔那阵容豪华,赛季投入达到恐怖的1.1个亿,冲甲奖金就高达3000万。四川球迷欢呼雀跃的背后,却是四川安纳普尔那的危机四伏,早在冲甲的关键时期,球队就被曝出拖欠工资的传闻。另外一支拿到中甲资格的球队南通支云,原来的控股股东如今已经退居幕后,资本更为雄厚的企业介入,才让支云军心稳定,顺利完成了3年冲甲的目标。

中国足协制定的准入资格,也让越来越多的球队无法承受。2019赛季,中乙球队要配备3支梯队。这对于一些刚从中冠半职业联赛上来的球队来说,并不容易。

俱乐部投入节节高升,收入来源却十分有限。中超俱乐部还能靠着火爆的球市获得一笔可观的商业赞助,至少能够得到当地政府的鼎力支持,而且能够运营中超俱乐部的企业,大部分都是巨型企业。

恒大背后坐拥马云与许家印两大土豪

中甲中乙的关注度与中超相比相差甚远,除了俱乐部本身投资集团外,他们很难找的一个理想的商业赞助合作伙伴。在全球范围内资本寒冬的冲击下,球队背后的企业资金运转苦难,撤资也是理所当然。

拿延边、辽足为代表的东北足球来说,在东北地区经济萧条的情况下,本地企业并没有能力,也没有兴趣接手当地俱乐部,球员外流已经是多年司空见惯的现象。这样的大环境下,东北足球夜也从昔日的辉煌走向没落,只剩下大连一方留在顶级联赛撑着东北足球的大旗。

据悉,山屿海集团撤资的一个重要原因便是没有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甚至遭受打击。早在今年六月份,宁夏山屿海队便发布了一篇主题为《救救宁夏足球!救救银川贺兰山足球俱乐部!》的公告。俱乐部称银川体育局因建区60周年庆典而不允许球队在贺兰山体育场进行比赛,球队的生存问题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宁夏山屿海足球队微博截图

除了宁夏政府外,辽宁政府也被曝在2015年与辽足签订协议提供超过4000万的球队费用,但这笔资金至今未曾到账,而因为辽宁男篮在2018年夺得CBA总冠军,政府的支持也改为向篮球倾斜。

政府的支持在中甲俱乐部里,起着决定性作用。广东梅州这个四线城市拥有两支中甲、一支女超球队,除了得益于当地浓厚的足球环境外,当地政府对俱乐部的大力支持也是一大重要原因。

足协的一系列政策也是低级别联赛“凄凉”的一大原因。

(1)中国足协有严格规定,球队不可跨省(直辖市)转让、迁移。

(2)球队名不得出现企业字眼,所有俱乐部必须在2021前达到“俱乐部名称中性化”要求。

转让迁移的限制让俱乐部难以在短时间内找到能够接手的下家,而“俱乐部名称中性化”的要求更是大大打击了企业的投资热情。中国体育俱乐部大部分都是以“广告”形式投入,如果失去冠名权,大部分企业也就失去了投入的动力。

中国足球的寒冬似乎一夜之间到来,此前的烧钱让中超红红火火,许家印“金元足球”的横空出世带动了中国职业联赛达到一个新的高潮,但繁荣的背后却潜伏着一系列问题。

中超联赛球市火爆

中超联赛的火爆更多的是得益于天价砸来大牌球星,并没有真正带动中国足球的发展。俱乐部的生存基本全靠投资企业源源不断的注资,青训体系投入比重低,球队发展充斥着急功近利的思想,并没有走上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作为中国职业联赛基层,中甲中乙这些低级别联赛的危机折射出的正是中国足球发展的现状,中国足球的寒冬,或许一直都在。

(寒少)

你的看法更重要:

各位球迷们,你认为中国足球是否已经寒冬已至?我们应该如何解决中国职业联赛“腰痛”这一问题?请踊跃发表看法,说出你心中所想,吐出你最想吐的嘈,我们希望你的看法能被顶到最高!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