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铁吾为什么要抓万墨林?但经不起杜月笙的“挖心战术”

  前面提到蒋介石将上海的军警大权交于宣铁吾,宣铁吾接任司令时发表谈话:“本人将采取最严厉之手段,抑平米价,惩治奸商。”杜月笙是操纵粮价的幕后人,自然知道这番话是冲着他来的。不得不四面托人,向宣疏通说情。但即使像蒋伯诚(抗战时国民党在东南的最高地下负责人)和钱新之(著名的浙江财阀)等人出面斡旋,宣铁吾软硬不吃,一概拒绝。

image.png

  为了杀鸡儆猴,宣向杜月笙砍去了第一刀,将杜公馆的经济总管、上海“米业同业公会”理事长万墨林突然抓押,罪名是操纵粮食,屯积居奇。抗战八年,万墨林一直是十里洋场的大亨,经管杜月笙的财产,并和敌伪勾结,大做粮食投机,是个鼎鼎大名的“米蛀虫”。抗战胜利,摇身一变万又成了军统的地下人员,堂而皇之,出入杜府。这一回被宣铁吾一抓,关在司令部七楼看守所内,万墨林的心中恐慌,不难想象。宣铁吾还发表谈话说:“粮价飞涨,不仅仅米业公会所为,还有其恶势力背景”上海人一听就知道:刀锋直指杜月笙了。

image.png

  杜月笙经此打击,几乎手足无措。尽管托市长吴国桢求情,但结果适得其反。杜府每次召开紧急会议,社会局长吴开先和黄色工会头目陆京士说:“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拿点舆论压力出来!”杜月笙不加可否。于是,陆京士专利用和杜家有的《立报》和《商报》等宣传工具,说什么“米价上涨乃别党捣乱所致,并非任何人得以左右。”宣铁吾不吃这一套,立时召开记者招待会,声色俱厉地宣布:“万墨林操纵粮食,哄抬米价一案,证据确凿,非任何人制造舆论可能蒙蔽。治乱世用重典,对万将进行军法审判可人制造舆这样一闹,宣、杜已到水火不容的地步。只苦了个万墨林,日夜惊恐,不得安宁。

  可是,杜月笙到底也不是泥捏出来的,在十里洋场,可算数一数二的头面人物,自然难以甘心认输。于是,发动门徒,动足脑筋,四出活动,要用釜底抽薪之法,力争救出万墨林。杜府用重金及人情走通了宣铁吾手下四大金刚之一的陶建芳。几番密商,又买通司令部的医务所冯所长,谎说万墨林突发严重心脏病,随时有死在狱中的可能。稽查处副长郑重为以及陶建芳等,仗着和宜铁吾的密切关系,就不向宣请示,将万墨林交保就医。直到报纸上刊出,宣铁吾看了十分震怒,将郑、陶2人叫去痛加训斥,要他们把万马上再抓回来。

image.png

  郑、陶则以“倘若万突然死在看守所内,我们对社会就不好交代”为辞,敷衍搪塞。宣铁吾的本意,无非杀鸡做猴,让杜月笙知道厉害,此时只能乘势落篷。不过,宜还是郑重嘱咐向新闻界发表了辟谣声明:“奸商万墨林,因病交保候传,并非无罪释放。”宣铁吾对杜月笙的第一次公开打击,到此就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宣铁吾哪里知道,即使自己最心腹的人,也经不起杜月笙的“挖心战术”。黑社会的势力,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对付宣铁吾,仍然游刃有余。从表面上看,宣铁吾气壮如牛,是个赢者,但实际上胜利的还是杜月笙。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