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才是怎么成为新疆王的?晚年难以善终

  民国年间,但凡能给自己一个带王字的绰号,虽说是军阀,往往手段了得。可是这些人也往往为人所忌,下场多不怎么好。

  东北王张作霖被炸身亡,贵州王王家烈被蒋介石围剿的时候顺路解决,云南王龙云抗战一结束,就被杜聿明兵围行营主任府。

image.png

  从这个角度来看,一直自诩自己为国共之外第三大政治集团领袖、被称作新疆王的盛世才在乱世之中,以投机左右逢源,一路坐上一省之首,最后又还得善终,那真的是很不容易了。

  套用原中共驻新疆代表邓发对他的一句评价,“盛世才,就其出身来说,是个野心军阀;就其思想来说,是个土皇帝;就其行为来说,是个狼种猪。”

  虽然客观来说,盛世才在新疆的统治是毁誉参半的,但就他个人来说,只能评价他是一个能力卓越、善于投机、手段出众、没有底线的危险人物。

  盛世才是一个善于拉关系的人,其在决心投笔从戎以后,进入由党国元老李根源督办的云南讲武堂(广东)韶关分校第二期步兵科学习,并与李根源本人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李根源不管怎么说,都是同盟会耆老,盛世才毕业后经这份关系,跑到了东北郭松龄麾下。

  郭松龄、李根源算是盛世才最初遇到的贵人。郭松龄很欣赏盛世才,不仅把自己的义女许配给他——为此,盛世才与发妻离婚,还出钱送他去日本留学。不过遗憾的是,郭与张大帅翻脸,兵败身亡,张作霖就断了盛世才的学费,全靠他手腕灵活,又从冯玉祥、孙传芳等大佬那边拐来了一笔钱,继续学习。

  1927年,盛世才回国,到国民革命军任职。要说,升迁其实也并不算慢。但以盛世才对自己的期许,这样随人俯仰按部就班实在无法忍耐。他决心另谋出路,而且他认为蒋介石“感情用事”、“度量狭小”,用人“分南北界限”,“决难作全国之首领”。

  当时,云南省主席龙云正在物色讲武堂教育长人选。国民政府秘书彭昭贤向龙云举荐了盛世才,得到双方认可,入滇成行在即。恰在此时,新疆省主席金树仁派秘书长鲁效祖到沪、宁延揽军事人才,同样经彭昭贤介绍,鲁效祖与盛世才搭上线,双方一拍即合。不过金树仁敏锐的感觉,盛世才搞不好和自己是一类人,回电鲁效祖,“婉拒”盛世才。

  但鲁效祖不干,坚持认为盛世才是优秀人才,正是新疆所急缺的优秀人才,金树仁只好捏着鼻子认了。盛世才与金树仁既无同乡之情又无裙带之谊,且金树仁对南京参谋本部的军官素怀戒心,因此盛世才的处境颇为尴尬,弄得鲁效祖亦觉脸上无光,不得不多方周旋。

  碍于情面,金树仁只任盛世才为督军中校参谋、上校参谋主任等闲职。不过日后鲁效祖被盛世才扔到大牢里待了七年,致自己双目失明,这也算是作茧自缚了。

  三年之后,随着金树仁越干越差,民怨四起,倒金运动此起彼伏。盛世才也抓住机会,一跃成龙。由上校一跃成为陆军中将加上将衔,独揽新疆军政大权,号称“伟大领袖盛督办”。盛世才倒向苏联很果断,他运气也不错。

image.png

  因为当时喀什区的行政长马绍武对苏联许下重诺,但可惜苏联不信任这个回族新新教派的领袖。苏联当时最想拉拢的是新疆的张培元,但张培元头很硬,表示新疆为中国内政,无需外国插手。并和马仲英联手,准备倒盛。

  在这样的背景下,盛世才抓住机会,靠向苏联,与苏联的政策也算是一拍即合。在开始,苏联实际上对于盛世才持有一种不置可否的态度,盛的职务在南京那边也全属临时职务,南京方面试图趁金氏下台之际,巩固统治,避免出现下一个新疆王。

  盛世才因此不断向苏联活动,试图争取苏联的帮助。而苏联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最终选择支持盛世才,苏联军队直接开拔入疆。1933 年 12 月,苏军以“塔尔巴哈台军”(意即从塔城募集而来的归化军)名义从霍尔果斯进入伊犁,拔除了张培元的大本营,逮捕了伊犁城的各级官员。1934年2月,苏军又以“阿尔泰军”(意即从阿尔泰募集的归化军)名义击败了包围迪化的马仲英部,马部败退南疆。

  接下来为了表现亲苏的一种姿态,盛世才在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的帮助下,制订“六大政策”:即反帝、亲苏、民族平等、和平、清廉、建设,标榜“建设新新疆”。亲苏可以说一直是这六项政策的核心。

  盛世才固然看起来被苏联视为心腹,但其实并非苏联附庸。在盛世才统治之初,国民党正大搞内战,全力“围剿”红军,无暇顾及新疆;中国共产党那时势单力薄,处在生死攸关之时;而苏联逼近迪化城,也是最大的要挟。盛世才政权面对着生死危机,因此必须寻求外界援助。

  盛世才依靠苏联,吹捧斯大林,甚至加入了联共。但在错综复杂波诡云谲的形势下,他依然保持了一定的独立性。盛在莫斯科-延安-重庆之间玩手腕,走钢丝,出尔反尔,翻云覆雨,维持一种动态平衡,多次炮制所谓“阴谋暴动案”,清除了一批批政敌,将大权牢牢攥在掌心。

  1940年11月,斯大林威逼盛世才签订租借锡矿条约。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整个国际国内形势发生剧变……诸多事变接踵而至,迫使盛世才不得不考虑改弦易辙。他决定与苏联和中共决裂,投靠国民政府。

image.png

  而盛世才属于一经改弦易辙,就将事情做绝之人。在他决定倒向国民政府以后,逮捕杀害大量新疆的共产党员,并大量驱逐苏联在疆人士。苏联尝试和盛缓和关系。

  盛世才表示,至于我信仰马克思主义的问题,我必须非常坦率地告诉您,这是绝对不再可能的事情了。谈到我的政府的政策问题,我只能告诉您,作为三民主义的忠实拥护者,我要在新疆建立民主统治。想起之前他孜孜以求加入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加入不了,就跑去加苏共,此人的投机心理可见一斑。

  之后蒋介石要去了他新疆王之位,他就又后悔了,回头去找斯大林。斯大林一方面震惊于他的脸皮,一方面表示自己不是智障,回头把电报转给了蒋介石。并且苏方表示撤掉这玩意有利于中苏友好。

  一代新疆王终于就此落幕。纵观他的这十一年统治,客观上为建设新疆做了不少贡献。并且也算是维护了新疆的统一——虽然这家伙曾经向苏联提出以加盟共和国的形式并入苏联。跟蒋介石跑到台湾去以后,因为在新疆清洗的手段令人发指,经常有人提出要盛世才自行了断,以谢天下。

  不过蒋介石这次,倒是很讲信用。当年他在信中对盛世才做出的承诺,“吾弟之事业即为中正之事业,故中正必为吾弟负责,以解除一切之困难也”,一直没有违背。盛在台湾一直被保护得很好,最后因脑溢血而去世。也算是,难得善终。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