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凶杀悬案之一 黄道十二宫杀手事件

  “黄道十二宫杀手”(Zodiac killer,又译黄道星座杀手、黄道杀人魔,以下简称十二宫杀手)是一名20世纪60年代晚期在美国加州北部犯下多起凶案的连续杀人犯。

  这名神秘的杀人犯声称自己谋杀了37人,但警方调查证实,他于1968年12月至1969年10月期间曾经枪杀过7人,其中5人死亡。

image.png

  ▲黄道十二宫杀手

  每次作案之后,这名被称为“黄道十二宫杀手”的人都会向警方和媒体寄送多封以挑衅为主的信件。这些信件的内容主要来炫耀他的杀人经过。除此之外,“黄道十二宫杀手”还在每封信的末尾留一个星象图案标志,这些信件中包含了四道密码或经过加密的内容。

  “黄道十二宫杀手”声称只要警方能够破译这些密码,便可得知他的真实身份。然而,直到目前,警方仍有三道密码没有解开。

  “黄道十二宫杀手”系列案件至今未被侦破,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凶杀悬案之一。

  1、40年前的系列凶杀案

  1968年12月20日,一个骑摩托的司机在美国加州贝尼西当地有名的情人港附近经过,在一条昏暗道路边,他发现了一对奄奄一息的年轻情侣躺在满是弹孔的汽车边。

  后来,警方调查确认,这两个人是16岁的贝蒂娄延森和17岁的大卫亚瑟法拉第,当时两人正在进行第一次约会,两人准备参加在荷根高中举行的圣诞节演唱会。

image.png

  ▲案发现场

  在当晚10时15分左右,法拉第将他母亲的小轿车停在赫尔曼湖路上一个碎石铺成的避车湾。11时过后,另一辆车开进避车湾并停在两人的旁边。

  这辆车的驾驶员携枪下车,要法拉第和延森也下车。延森先走出下了车,当法拉第正下车时,凶手开枪打了他的头部。延森试图逃走时,背部被击中5枪。

  数分钟后,两个年轻人被住在附近的史黛拉柏格斯发现。她立即向当地警方报案,但警方的调查结果毫无明显的线素。法拉第被发现时仍有呼吸,但被送往医院的路上,不幸死亡。

  1969年7月4日午夜,就在赫尔曼湖路谋杀案地点仅仅4公里远的一个球场发生了另外一起凶杀案。

  黛勒妮费瑞恩和迈克尔马高驱车前去加州瓦列霍的蓝岩泉的一个高尔夫球场,他们驱车到达目的地后,停下了车子。

  当两人都还坐在费瑞恩的车内时,有一辆车也行驶到了该地段,并停在他们车的旁边。

  路过的车几乎是立即又开走了,但是,大约十分钟之后,这辆车又开了回来,并停在两人车子的后面。

  这辆奇怪的汽车的司机下了车,并向费瑞恩车辆的副驾驶一边的车门走去,他手里拿着一只手电筒和一把9毫米口径的手枪。

  这个凶手先用手电筒的强光照射受害人,使其短暂的失明,然后对两名受害者连开了好几枪。

  以为一切结束之后,这位凶手就返回了车子。但是,这一切还没有结束,这位凶手当听到马高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忍不住呻吟的时候,这名杀手又缓步返回了车门前,对两人重新补射了数枪。之后,开车离去。

image.png

  ▲除了地上的血迹,别无线索

  费瑞恩在医院中死亡,而马高则被救了过来。1969年7月5日中午12点45分左右,一个男子通过电话向当地瓦列霍警察局报案,并声称对这次袭击案负责,同时他还承认6个半月前,杀害法拉第和延森的凶手也是他。

  当时这个人来电的声音低沉,单调,仿佛是在读一个准备好的剧本,“我要报告一个双重谋杀罪。如果你到东部一英里的哥伦布公园路,你会发现几个孩子们在一个棕色的车子里。他们被9毫米口径的鲁格枪打死。我在去年也杀害了两个孩子,再见”。

  警察对电话进行了追踪,发现杀手当时就在街边的一个电话亭拨打的电话,该电话亭位于泉路和图奥勒米河的一个加油站边,距离被害人费瑞恩的家大约只有3/10英里,而距离瓦列霍警察局也仅仅只有几个街区。

  2、神秘的信件

  在案发事件的26天之后,1969年8月1日,《瓦列霍时报》、《先驱报》、《旧金山纪事报》、《旧金山观察者报》分别收到了由“黄道十二宫杀手”名义所写的一封信。

  这些信件的内容基本相同,信件声称为赫尔曼湖和蓝岩泉的枪击事件负责。每封信中的约1/3的内容是由408个字符组成的密码,杀手声称这些加密的文字中写有他的具体身份。

  “黄道十二宫杀手”要求这些媒体将这些信件印在每份报纸的头版,否则他会在每一个周末的夜晚徘徊在一些地方,杀害那些独行的人,“杀完一个,然后继续,直到杀够12个人为止”。

image.png

  ▲凶手邮寄出来的信件

  《纪事报》在隔天报纸的第4页发表了“黄道十二宫杀手”来信中的那约占1/3部分的密码内容。同时在文章的下边引述了瓦列霍警察局长杰克施蒂尔茨的话:“我们还不能确信,这封信就是凶手写的。”

  《纪事报》请发信人写第二封信来提供更多的事实以证明自己的身份。但“黄道十二宫杀手”并没有提供任何回应,当然他威胁继续杀人的计划也没有实施。

  1969年8月7日,《旧金山观察者报》接到了另一封以敬语开头的信:“亲爱的编辑,这是十二宫杀手在同你们说话。”这是杀人者第一次在提到自己时使用了这个名字。这封信是为了回应瓦列霍警察局长施蒂尔茨要求他提供更多的细节,以证明是他杀死了法拉第、延森和费瑞恩。

  在这里,“黄道十二宫杀手”提供了关于谋杀事件的所有细节,包括那些警方没有向公众公开的部分,同时这个杀手还捎给警方一个口信:他对警方表示,当警察破获了他的密码,“警方将抓到我”。

  1969年8月8日,加州萨利纳斯的唐纳德和贝蒂哈德破解了408符号密码,但是并没有具体的人的名字出现在译文中。

image.png

  ▲408符号密码

  破译后的信息没有透露凶手的身份,但却提供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凶手的精神状态:我喜欢杀人,因为这非常有趣,比在森林里猎杀野生动物的游戏有趣多了,因为人类是所有动物中最为危险的。杀戮赋予我巨大的快感,这比在一个姑娘身上发泄性欲更痛快、更彻底。最重要的是,当我死后,我将在天堂重生,而那些受害者将成为我的奴隶。我不会向你们透露我的姓名,否则你们将试图妨碍甚至阻止我收集死后的奴隶。EBEORIETEMETHHPITI(末尾符号的意义暂时不明)。

  3、擦身而过的线索

  1969年9月27日,20岁的布莱恩哈特纳尔和22岁的西西利亚谢巴德,两个大学生正在伯耶萨湖的一个有沙滩连着的双子橡树岭的小岛上野餐。

  一名男子头戴着黑色刽子手式的蒙面头罩,眼孔处有墨镜遮住,身穿背带裤,胸口挂着一个白色的3寸×3寸的交叉循环样式的挂坠。

  他拿着枪走近这对大学生。这名蒙面男子自称是一名从蒙大拿州一个监狱逃脱的罪犯,在监狱里他杀死了一名看守,并偷走了一辆车。

  蒙面的男子对两个大学生说,他需要他们的车和钱去墨西哥。他带来了预先切好的塑料绳,并让谢巴德用绳子绑住哈特纳尔,然后由他绑住了谢巴德。

  蒙面男子检查了一下哈特纳尔的捆绑,发现谢巴德绑得有些松,于是紧了紧绳子。

  哈特纳尔刚开始以为这只是一个比较怪异的抢劫而已,但该名蒙面的男子开始用刀捅两个人。

  然后,他徒步500码回到诺克斯维尔道,用一只黑色软笔在哈特纳尔的车门上画了一个交叉循环的标志,十字的笔画顶端突出在圆圈之外,又写上了如下文字和数字:

  瓦列霍

  68-12-20

  69-7-4

  1969-9-27-6:30

  用刀

image.png

  ▲受害者车上的文字

  一名男子和他儿子在小岛附近的湖湾打鱼的时候,听到了被害人尖叫和呼救的声音,并帮助他们立即联系了公园管理处。

  当时,两个受害者仍然活着,但医疗帮助在一个小时后才到达。谢巴德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陷入了昏迷后再也没有恢复意识。她在两天后死亡。

  哈特纳尔幸运地活了下来,这样才得以将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讲给媒体。

  纳巴县治安署侦察员肯纳劳被分派开始侦破此案,侦查一直持续到1987年他从警察署退休。

  这天下午7时40分,一个匿名男子向纳巴县警察署打来电话,并对警察大卫用单调的声音说道:“我要报告一个谋杀案,不,是双重谋杀案,他们在公园总部以北两英里的地方,他们在一辆白色卡曼吉亚牌大众汽车里,我就是那个凶手。”说完,这个男子就挂掉了电话。

  后来,警方的电话跟踪调查,匿名人打电话的电话亭离警察署仅仅几个街区,离犯罪现场也只有27英里的距离。

  警官们从电话听筒上获取了一个甚至还很湿润的手印,但却没有办法匹配到任何一个嫌疑人上去。

  1969年10月11日,在旧金山梅森大街和盖瑞路的交叉路口,一名男子坐进了保罗斯丁的出租车,说是要去普瑞斯蒂奥高地的华盛顿枫树街。

  由于某些未知的的原因,斯丁在驶出樱桃街一个街区之后,该男子就用9毫米口径的手枪对准他头部,一枪打死了他,然后拿走了他的钱包和车钥匙,并撕下了他的衣角。

image.png

  ▲现场照片

  杀手在行凶的时候被3名过路的少年看到,他们立即报了警。他们看到这名男子将车上的痕迹擦干净后,转身走向普瑞斯蒂奥区北边的一个街区。

  几分钟后,警方抵达了案发现场,几个少年目击者声称,杀手应该仍然在附近未完。

  与事发地有两个街区之隔,同样接到警报的警官丹福克,观察到一个白人男子沿着人行道走过,并走上通往街道北边一所房子前院的台阶,这次遭遇只有短短的5~10秒钟时间,他的搭档,埃瑞克泽姆并没有看到这个男子。

  因为无线电的紧急调遣只说让两名警察寻找一名黑人嫌犯而不是白人嫌犯,所以,警察并没有找该男子谈话。于是,警察与这名男子擦身而过。

  当警察到达樱桃街时,警官福克才知道,他们其实是在寻找一个白人疑犯。福克意识到与他们错身而过的那个人肯定是那个杀手。

  福克认为,“十二宫杀手”依照他原来的路线逃脱到了普里斯迪奥高地,他们到那里寻找他时,杀手已经消失。

  三个少年证人协助警方的人像专家汇总了杀死出租车司机斯丁凶手的特征。杀手估计为35~45岁之间的白人男子。探员比尔阿姆斯特朗和大卫托斯奇被分配调查这个案件。旧金山警察署在几年时间里总共调查了2500多个嫌疑人。

image.png

  ▲通缉令

  1969年10月14日,《旧金山纪事报》收到了“十二宫杀手”的另一封信。信封中还附有当时斯丁中枪时身穿衬衫的一块血染的布块,杀手声称当时警察没有追上他,因为他们没有对当地进行正确的搜查。

  这个自称“十二宫杀手”的人在信中指出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学校的儿童。1969年11月,《旧金山纪事报》又收到两封来自“十二宫杀手”的来信。第一封信由340个字符组成了密码。第二封信则长达7页,并附有斯丁衬衣的一角。在信中,他声称警察曾经叫住过他,并和他进行了3分钟的谈话。他同时暗示他将成为“杀人机器”,他要炸毁大型设施,如公共汽车。

  4、十二宫杀手成文化现象

  “十二宫杀手”案件的神秘性甚至招来了各种骗子、假口供和恶作剧信件。1969年10月22日,一个自称是“十二宫杀手”的人联系奥克兰警察署,并要求与当时著名的两个辩护律师百利或梅尔文贝利在吉姆邓巴电视谈话节目中进行通话。

  百利在电视上出现时,一个人在电视节目播放期间打来电话,他说自己的真实名字叫山姆,并让百利在达利城与其相见。百利表示同意,但是那个人却没有出现。

  后来,经过确定,这是一个冒名顶替电话,那名顶替者是纳帕谷州立医院的一个精神病患者。同年12月,辩护律师百利又收到一份圣诞贺卡和斯丁的衬衫的一角。在贺卡中,他请求百利帮助他,并在结尾说道:“请帮助我,我不能长久地压抑。”百利试图联系他,却没有回音。一些人猜测,他是想澄清事实,而别人则认为这是另外一个骗局。

  更多的信件载有威胁信息、炸弹图表和编码信息。“十二宫杀手”还宣布,他打算改变自己收集“来世奴隶”的方式,他的罪行也包括“例行抢劫、愤怒杀人和少数伪造事故”。

  杀手的信中也包括冗长和漫无边际地叙述他的幻想酷刑,有些段落中也包括吉尔伯特和沙利文的音乐。同时,他也不断地嘲讽警察的侦破能力,“警方绝对抓不住我,因为我太聪明了”。

  “十二宫杀手”同时要求海湾区域的人们穿上他所选择的交叉十字的“十二宫纽扣”。当公众不遵循他的愿望时,他就射杀了一个坐在汽车里的人来惩罚他们。

  新闻报道也将“十二宫杀手”与其他许多尚未解决的案件联系起来,其中包括,1970年3月,一名被绑架的年轻女子告诉警方说,她曾经搭乘一个类似“十二宫杀手”的神秘陌生人的车,当该男子威胁她的生命时,她从该名男子的汽车跳下来逃跑。

  “十二宫杀手”随后在信中声称,他参与一起绑架案,但没得逞。1970年4月20日,“十二宫杀手”又向《旧金山纪事报》寄了一封信。信中包括一个13个字符的密语,说明自己将计划用炸弹炸毁一个学校的校车,并申明发生在1970年2月18日炸毁旧金山一个警察局的案子与自己无关。他在信结尾评分“ = 10 , SFPD = 0”。后来,警方将此密码解释为“十二宫杀手”杀死人的个数(10)。

image.png

  1971年的夏季,“十二宫杀手”似乎销声匿迹。但是,喜欢他的人们却将他的形象搬上了银幕,由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主演的经典动作片《肮脏的哈里》受到了极大的欢迎。这部电影在旧金山拍摄,故事的主角是侦探哈里卡拉汉,这是一个根据被分派处理十二宫案子的一个侦探而改编的角色。卡拉汉追踪了一个像十二宫杀手的名为“天蝎”的恶棍,他劫持一辆校车,并与伊斯特伍德发生了激烈的枪战。好莱坞版本向观众提供了现实的司法不能给出的答案。

  1974年春天,“十二宫杀手”以社会批评家的身份写了一系列信。他在信中表达了对一部名为《荒地》的电影中宣扬的谋杀感到惊愕,这部电影描述了一对情人对血腥犯罪的狂热。在另一封信中,他要求停止一个专栏作家的栏目,因为他患上了“严重的心理障碍”。在最后一封信中,他评价了电影《招魂者》,认为这是他所看过的最好的喜剧。

  之后,“十二宫杀手”再次消失。“十二宫杀手”凶杀案在当地逐渐变为一个传奇,杀手的阴魂成为20世纪70年代晚期现代系列杀人案的流行文化现象。这也滋生了各种各样的谋杀案,并对渲染犯罪的图书市场带来了巨大的利润。许多人为十二宫杀人案提出了无数的答案,但是绝大部分都是凭空想象,没有事实基础。

  在残忍的赫尔曼湖案发生10年后,受雇于《旧金山纪事报》的漫画家罗伯特格雷史密斯开始编写一本关于“十二宫杀手”的书。在与旧金山负责调查此案的著名警察协商之后,格雷史密斯开始发展自己对案件以及犯罪嫌疑人的理论。

  格雷史密斯的书在1986年出版并引起轰动,新闻媒体的广泛宣传彻底改变了公众对案件的理解,并完全地改变了“十二宫杀手”的调查。这本书的书名为《十二宫杀手》,就像一个电影剧本,本书以作者喜爱的侦探过程来描述,为调查者透露秘密。这个漫画家声称他破解了十二宫密码,证明凶手用投影仪来掩盖自己的笔迹,并在作案中使用星象图案。

  2004年4月,旧金山警察局发布了一条惊人的消息。旧金山警官约翰亨尼西说,“闲置本案,鉴于我们现有的待处理的案件太多和工作量太大,我们需要最有效地利用我们的资源”。之后,2007年3月前,警方又宣布将此案重新开放。目前,此案件仍然在开放调查。

  在沉寂近40年后,2008年9月,美国加州男子丹尼斯考夫曼突然向美国联邦调查局爆料称,他在整理已故继父杰克留在一个公共储物箱内的遗物时,意外发现了多件惊人铁证,足以证明其继父杰克就是“十二宫杀手”!

  2008年9月2日,美国联邦调查局宣布将对丹尼斯提供的证据进行全面调查,这一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凶杀悬案很可能将从此水落石出。

  据悉,丹尼斯考夫曼住在美国加州波洛克派恩斯市。丹尼斯称,他5岁时,杰克塔兰斯就成为了他的继父,后者于2006年去世。

image.png

  丹尼斯发现,杰克存放在那个储物箱里的遗物包括有多张他留下的亲笔便条,而字迹与“十二宫杀手”的笔迹几乎一致。而且,杰克竟还收藏着多张显然是死人尸体的照片,以及一把带血迹的匕首。

  此外,杰克还留下一盘录音带,其中他亲口承认自己就是“十二宫杀手”。最令人惊奇的是,杰克的遗物全部被一条黑色头巾包裹着,而头巾上面就有一个著名的“十二宫”符号。调查发现,当年“十二宫杀手”在一次作案袭击时所佩戴的正是这样一条头巾。

  丹尼斯称:“当我看到这些物品时,我的心仿佛都停止了跳动。我恐惧极了,‘十二宫杀手’的真实身份就是杰克塔兰斯,他是我的继父。”

  但FBI介入调查后,直到今天,结论依旧是“尚无定论”。发生在40多年前的十二宫系列谋杀案至今还未水落石出。人们似乎逐渐淡忘了案件本身,而变得更加具有传奇色彩,甚至成为凶杀悬案的典型符号。与十二宫系列谋杀案相关的犯罪文化逐渐大行其道。

  在案发后的20世纪70年代,与其相关的电影、小说、漫画和音乐逐渐充斥市场。以其为背景的电影和电视剧被不断的搬上银幕。甚至拍摄《七宗罪》的大导演达芬奇在2007年又将其搬上银幕,成为当年的热门电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