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富豪神秘失踪 曾叫板腾讯的恺英网络业绩断崖式下滑

或涉嫌操纵股价内幕交易被查。

王悦

“中国最年轻富豪”、大学没毕业就赚了几百万就完成资本积累、自称“不懂游戏”的他却被称作贪玩蓝月教父……他就是一手创立恺英网络的“80后”富豪王悦。

近日,这位传奇人物却传出失联的消息,风光过后似乎散落了一地鸡毛。

3月29日,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公司从2019年3月28日起通过邮件、电话等各种方式试图与王悦取得联系,至今仍无法与王悦先生取得联系。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能够了解到王悦失联的具体原因。

对于王悦失联的影响,恺英网络在公告中还表示,王悦已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公司管理运行情况平稳,其失联未对公司生产经营和管理稳定性造成影响。

援引知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透露,监管机关的调查,已经持续了一年多。“在2018年春节之后,陆续‘收网’,已带走了几个股市‘牛散’。王悦在几桩收购中,涉及到业绩对赌、市值对赌等事项,涉嫌操纵股价、内幕交易等。”

公开资料显示,恺英网络主要业务包括网页游戏与手机游戏等精品娱乐内容的研发和运营,2015年,恺英网络作价63亿元借壳泰亚股份登陆A股。王悦共持有恺英网络股份4.615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44%,为实际控制人。

时间财经就实控人失联相关问题以投资者身份致电恺英网络,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确实已经失联,我们已经发布相关公告,是否对公司股价等问题造成影响,不知情。”

逐鹿网创始人阑夕对时间财经表示,实控人不打招呼,突然消失引爆了整个舆论,无论是大股东和散户,都会觉得这家公司出问题了。他的影响可能不会直接在财务上表现出来,但在后期的冲击会体现出来,股民对整个公司的信任、公司稳定性的认知都将颠覆。

业绩断崖 预谋撤退

2018年,恺英网络业绩出现了断崖式下跌。除了国家对文化娱乐行业政策收紧,游戏版号暂停发放等因素外,王悦失联的消息,或对恺英的业绩和股价造成强烈冲击。

自由评论员瞬雨告诉时间财经,实控人失联对任何一家上市公司来说,都不是好事情。要么内斗败北,要么质押爆仓,只有能说明来龙去脉的换届换代才能算健康,才不会引起投资人的恐慌和股价的剧烈震动。

恺英网络2018年度业绩快报暨业绩预告显示,实现营业总收入22.8亿元,较上年同期降低27.09%;实现营业利3.3亿元,同比下降80.8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5亿元,同比下降89.75%,基本每股收益为0.08元,同比下降89.33%。

股价也随着暴跌,从2018年年初的23元/股,到今天(4月1日)已跌至不足5元/股,暴跌近80%。

王悦的失联似乎早有预谋,早在去年,管理层就经历了一次大动荡。

2018年7月28日,王悦就向恺英网络递交书面辞职报告,称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其后公司董事会提拔副总经理陈永聪取代王悦。

2019年1月8日,王悦和冯显超决定不再续签一致行动协议,解除一致行动关系。

就在王悦失联的前一周,恺英网络宣布公司董事会经选举后,金锋以全票通过的方式成为新一任董事长,王悦就此退出公司管理层。

公开资料显示,金锋为浙江盛和公司的CEO,最为人所熟悉是其打造了《贪玩蓝月》这一爆款游戏。凭借张家辉、古天乐、孙红雷等知名艺人代言、加之庞大的买量支撑,《贪玩蓝月》曾最高突破2亿元月流水。

更为糟糕的是恺英网络另一位创始人,现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的冯显超的股份已经被司法冻结,恺英网络在公告中披露,冯显超持有公司股票2.6047亿股,其中被质押股票约2.6亿股,冯显超所持公司股票累计被冻结1.41亿股,而实控人王悦所持股票也处于全部质押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恺英网络还曾与腾讯上演版权大战。2017年12月,腾讯就《阿拉德之怒》著作权侵权、不正当竞争事项向长沙中院提起诉讼,要求恺英网络立即停止开发、运营和宣传《阿拉德之怒》,并索赔5000万元。

《阿拉德之怒》作为恺英网络的重要游戏产品,《阿拉德之怒》的败北对恺英网络的影响也不容小觑。

2017年年报中曾披露,该游戏自上线后月均流水1.5亿。恺英网络在2019年2月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预估停运《阿拉德之怒》对公司经营业绩有一定影响。

根据今年1月初发布公告称,公司已经收到长沙中院送达的通知书,公司应立即停止自己或授权他人或通过第三方平台提供《阿拉德之怒》手机游戏的下载、安装、宣传及运营行为,效力维持至本案判决生效日止,其间不影响为该游戏用户提供退费等服务。

瞬雨直言,现在的游戏界,是腾讯和网易的天下。不仅游戏界,整个中国互联网界,都是寡头化的趋势,想保持独立发展,着实不易。因为寡头的平台化用户优势,可以很轻松地移植任何一个新的相关领域,包括游戏。所以,即使有蓝月之类的成功经验,也难以支撑起恺英网络未来乐观局面。如果不能在营销上的出奇制胜,否则难逃站队寡头的命运。

80后年轻富豪

曾几何时,恺英网络创造了一段业绩增长的传奇。2008年,毕业于长安大学的王悦,与大学校友冯显超在2008年创办了恺英网络。2015年12月,恺英网络在A股借壳泰亚股份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恺英网络与泰亚股份签署对赌协议,其承诺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预估净利润不低于4.6亿元、5.7亿元、7亿元。

2015年、2016年和2017年,恺英网络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3.4亿元、27.2亿元和31.3亿元,净利润达到6.5亿元、6.8亿元和16.1亿元,超额完成对赌协议。

2017年,王悦便迎来人生中的高光时刻,与滴滴创始人程维一同入选“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中国最年轻富豪。

据了解,王悦生于1983年5月,为江苏苏州昆山人,2001年至2005年,就读于长安大学水文水资源专业,但一直喜欢IT行业,读书期间,就做个人网站的开发,大学还没毕业,他就已经赚到了几百万。

毕业后,加入初创社交网站51.com,负责网络游戏业务;几年后,独立创业。

王悦在早年的专访里曾多次提及,“不懂游戏是我的优点,也是缺点。因为不懂,所以很信任团队,给他们更多空间去发挥。”这位自称“不懂游戏”的80后,创业后第一款社交游戏用户超过1亿,第一款网页游戏月收入几千万元。

2015年正式掌控恺英网络后不久,王悦开始连续大手笔收购。

2016年,当年6月28日,恺英网络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通过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以2亿元的价格,收购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浙江盛和)原股东金丹良、陈忠良共计20%的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5年,浙江盛和的净资产是负数,为-319.23万元,即“资不抵债”;截至2016年5月31日,其净资产也仅仅只有4904万元。4904万元的净资产,对应10亿元的收购估值,溢价超过了19倍。

2018年5月29日,恺英网络董事会会议又通过现金收购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部分股权的议案。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以10.64 亿元收购周瑜、黄燕、李思韵及张敬合计持有的浙江九翎70%股权。对应浙江九翎100%股权,估值为15.2亿元。

大手笔的收购似乎并没有给恺英网络带来靓丽的表现,仅仅维持了三年高增长的恺英网络进入下行轨道,王悦的高光时刻也逐渐褪去,从过去一年多的迹象来看,确实是在慢慢离开自己的行业。

据阑夕介绍,网游主要有三大类型,分别是端游、手游、页游。他认为,恺英网络特殊之处就是以页游为主,端游是增长停滞,手游增长较快,唯独页游是衰退的,恺英网络的衰退与他的产品模式有密切关系,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渗透,玩家都转移到了手机端,页游受到了很大冲击,到了一个负增长的阶段。(财富1399财经 李洪力)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